Category Archive:關山的第一次

綠袖幽香著雪妝(下)

joseie8a6 post on 三月 23rd, 2014
Posted in 關山的第一次

  「為什麼選擇種花?」我問三十歲不到,已經決定以農為志的范植豪。
  「是啊,剛開始一直被笑呢。」雖然已經可以微笑以對,但眼中卻有著回憶這段路一開始便走得孤獨的複雜神情。
  所幸他有母親的支持,包括2011年即在全島取經,2012年在農委會開設的農民學院進修,2013年參加青年農民計畫,貸款將五分地從稻田改造成暖房,做組織培養,十月終於正式栽種,如今開出美麗的花海,這一路,始終有慈母全力的相伴與支持。
  
  「我想要做農,」他眼神堅定。「但是在從玉里、富里、池上到關山,優秀的米農太多了,我再怎麼努力也無法超越,甚至相比,水果回收太慢,我沒有資金,蔬菜早晚會碰上食安問題,深思熟慮之後,我決定:好,那就來種花吧!」
  就如坐擁花海看似浪漫,但我認識的花店主人一聽這種「不食人間煙火」的「幻想」,十個有十個會伸出雙手來給你看說:「天天被刺,還要泡水、分枝、剪切,這一雙手,浪漫在哪裡?」
  花海當然美,可是要在花東地區當第一位專業花農,可不能只倚靠飄在空中的夢想和決定。
  就連海芋,也是植豪精挑細選後,才決定的作物。「我也曾考慮過香水百合,因為要種太容易了,只要從國外買球根就好。種出來了,剛好你有別人沒有時,利潤就是乘以三,如果別人也是大豐收,那就得賠錢,但是那是在做期貨,不是做農。」
  
  海芋是一種多年生的草本植物,也是屬於球根植物的一種,地下莖長得和我們吃的芋頭很相似。雖說相似,又長得很美,卻是一種有毒植物,曾經有報導有小朋友因為好奇,咬了一口中心的黃色花序,結果昏迷了十二個小時,這又讓我想到金庸小說中,以有吃花習慣突顯其美的香香公主,唉呀,小說是小說,我們平凡人,還是吃菜吃果就好,可不要沒事亂吃花啊。
  植豪不但選擇了樸素的海芋做為他的創業作,以一年兩期為目標,對於未來,也有長遠及完整的規劃。
  「海芋花期長,而且耐配送,適合我們台東這種需要長途配送的生產地。」
  眼前的第一批成果已經讓我們驚艷,但植豪付出的心血卻遠遠不止於此。他說以荷蘭為例,這個花卉王國,以前如許多歐洲國家一樣,花費大筆的金錢蓋暖房栽種花朵,現在世界已經像是一個地球村,知道哪個國家、哪個地區最適合哪種花朵後,他們現在只專精在研發品種上,就像植豪現在也努力於組織培養,只要一朵花、一片葉子,甚至只是花莖薄薄的皮,都能栽培出千萬朵同樣完美的花朵來。
  啊,這個我聽得懂,不就像是植物界的「複製人」嗎?植豪開心的笑了,說對啊,就是同樣的原理與意思。

  品種研發出來了,就可以帶到適合的地方去培植,再運回歐洲或世界各地去販賣。日本的洋桔梗在台灣栽種,回銷日本,採用的就是這個模式,光是賺花種和關稅,利潤就比自己種的還要高。
  啊,這個我也聽得懂,就是在做代工。植豪笑得更開心了,看來我還不是完全的「孺子不可教也」。
  訪問專業之人,哪能不做功課是吧?好比說我也知道,海芋那平常被當成花在欣賞的漏斗型部分,其實是葉子的變形,在專業裡的稱呼為「佛焰苞」。真正的花,反倒是長在佛焰苞中間的那枝黃色棒子,也就是千萬不要拿來當小玉米棒啃的肉穗花序。
  
  小寒日,冷到有點發抖,卻是能讓這一期海芋開得最美,莖能夠長得最長,在花市可以賣得最好,冷,但不下雨的天氣,一如僅著七分褲,卻始終抬頭挺胸,精神抖擻,堪稱胸有成竹的范植豪。
  這位農業青年,選擇了與傳統稻米完全不同的作物,勇於將懷抱的夢想,務實成真,且這一片由「綠袖幽香著雪妝」的白色海芋,擴展至繁花似錦的多彩海芋,還不是結果,而是才剛起步而已,未來當植豪更往上游奮進時,則新一波的花海勝景,精緻農業,指日可待。

綠袖幽香著雪妝(上)

joseie8a6 post on 三月 23rd, 2014
Posted in 關山的第一次

「初一東風六畜災,倘逢大雪旱年來;若然此日天晴好,下歲農夫大發財。」
  
  小寒時分,北風常伴著冷氣團的來臨,橫掃大地。農諺有云:「小寒大冷,人馬安。」但也有另一種說法是:「小寒大冷,人馬不安。」
  完全相反的兩種說法,其實各有說得通的解釋,依照節氣而論,當太陽位於黃經285度,陽曆1月5至7日之間,就是二十四節氣中第二十三個節氣小寒的日子,既然是「寒」,那就該冷,按照天道來行,人畜才不會得災厄,正所謂:「小寒大寒寒得透,來年春天天暖和。」
  不過也因為根據歷年來的傳統氣象資料顯示,雖名為「小」,但小寒前後,卻往往經常是全年最嚴寒的節氣,比所謂「大寒」氣溫還要低。難怪又有諺語提到:「小寒大寒,無風水都寒。」又說:「大寒小寒,冷成一團。」
  小寒之後,上火鍋店,或者在家吃火鍋的人增多了,而花東的洛神花也正值盛產期,這可是台東地區引以為傲的另一項農產品,開花時,甚至有台東紅寶石之稱,很多人喜歡的洛神花蜜餞,就是這紅寶石的花萼。

  不過說到這小寒大寒的差別嘛,對於我和我的工作夥伴而言,這一天就在於花房外與花房內而已。
  花房?
  是的,花房!
  關山不是以稻米聞名嗎?就算有其他的農產品,也是百香果、番茄,年前的蘿蔔,加上零星的香丁等等,說到底,還是以「能吃」為原則,怎麼會有純欣賞的花卉?有這樣勇於創新,不怕冒險的農民嗎?
  有。
  而且是個非常年輕、非常聰明、非常勇敢、非常努力的少年郎!

 踏進范植豪的花房,我想每個人都會跟我一樣,第一個反應一定是:「哇!」一聲的張大眼睛,甚至連驚呼的嘴巴都合不起來。
  如此美麗、美麗的海芋花田啊。
  我的思緒,一下子就回到了十幾年前初次踏上日本土地的情景。首度與母親到這個絕對排得上國人出國旅遊首選前三名的國家,我們挑選的不是最現代化的東京,也不是充滿古風的京都,而是有些熟悉這國家的朋友口中「根本不算日本」的北海道。
  北海道的冬季有冰雕可看,札幌雪祭聞名於世,其實四季分明,正所謂什麼時候去,都有美景可賞,美食可吃。
一到北海道,我們就被馬鈴薯、牛奶、玉米、哈密瓜給擄獲了,那來自冰封後的美味,真的如導遊所說,回到台灣,有一陣子,覺得鮮奶怎麼都那麼~~~稀啊!
  而夏季的北海道,重頭戲當然是富良野的薰衣草花田,當大夥兒一看到那如畫布般的奼紫嫣紅,前夜被告知超早的起床時間發出的哀號,早已經拋到九霄雲外,只忙著、搶著拍照了。
  進入范植豪的花房,有著回到那時的感動,不,應該說更勝那時的感動,因為,這裡不是異國的北海道,而是我們的關山。
  
  白色海芋應該是最為人所知的,適合送給同學或朋友,象徵「青春活力」;黃色海芋送給摯友,代表「情誼高貴」;橘紅色海芋象徵愛情,就送給心儀的人吧,因為它的花語是「我喜歡你」;總體而言,海芋的花語都非常美,是純潔、幸福、清秀和純淨的愛,一如海芋本身代表了真誠、簡單和純潔,同時內蘊清秀。
  植豪的第一批成果,約有六種顏色,以前一提到海芋,相信大家心中浮現的,都是陽明山上的一片雪白,還有自水中升起的清幽姿態,不過栽種在這裡的,有別於水生的白色海芋,全是陸生種的海芋,或黃、或紅、或橘、或粉、或紫、或渦漩漸層彩,鋪陳出五分多大的花毯。

台九大稻新嫁糧

joseie8a6 post on 六月 13th, 2013
Posted in 關山的第一次

 

  俗諺說:「春分有雨病人稀,五穀稻作處處宜。」為什麼有雨,反而病人稀少呢?那是因為如果下雨,人們就會注意到天氣變化,才會增減衣物,不至於生病。
  分,有一半的意思。春分這一天,太陽直射在赤道上,然後就逐漸北移,這天也是春天九十天的中分點,才會名為「春分」。
  理論上而言,春分這一天是晝夜等長。之後,在北半球逐漸變得晝長夜短,而南半球則變得晝短夜長。
  不過「分」,我覺得或許也可以解釋成分工合作。 

   

  2012年6月27~30日,有幸首度體驗「櫃姐」生涯,北上參加第二十二屆台北國際食品展覽會,行前是幫忙梓園DM的編寫與英文翻譯,與會主要也是為了要是有「阿兜仔」慕名而來詢問商品,可以濫竽充數的雞同鴨講一番。
  儘管事先已經有心理準備,也特別添購了氣墊鞋,但是才第一天上午幾個小時站下來,就知道平常那些光鮮亮麗的「櫃姐」、「櫃哥」背後,有多少不為人知的辛苦。
  不過和「大開眼界」比起來,那腳痠腿脹又不算什麼了。各國各縣、各式各樣的農漁業特產美食在南港世貿一館展出,真的是讓人目不暇給、食指大動。 

 

   梓園的攤位理所當然是設在台灣區內,與各地好米比鄰,前方最近的,便是美國館、韓國館等等。儘管當時美國牛肉進口與否,爭議頗大,但美國特產又不只牛肉一項,加州水果酒,韓國哈密瓜和泡菜就在對面。僅限同業互相參觀的第一天還不太熟,到了第二天,把香噴噴的皇帝米煮出來,敦親睦鄰是一定要做的,跟左鄰右舍交流,吃吃濁水溪的好米和新武呂溪的有何不同;送幾小碗到韓國攤位去,配泡菜剛剛好,如果運氣好,碰上切出頂級哈密瓜的時機,還能補充一下水果,或者接受美國人的熱情邀約,喝喝遠渡重洋而來的芒果酒,滋味也不賴。

 

  而我們最幸運的,是認識了經朋友介紹,在台北找到的日文口譯劉靈均。靈均年不到三十,卻已經有在多場國際型活動當中擔任口譯的經驗,青春無敵、熱情活潑的他,簡直就是我們這攤位的靈魂人物,提著「新嫁糧」禮盒,不論是不是日本客戶或者同業,頻頻介紹:「關山皇帝米,參考看看喔!」

     
  
  梓園攤位上,最吸引人的禮盒,確實是這款「新嫁糧」,當初設計原意,就在於農夫用心耕稼一顆顆稻米,彷如呵護及疼愛自家的女兒,且容我們用大紅花轎營造喜氣氛圍,再綁上紅色緞帶結,象徵未來永不分離,兩邊的轎竿內附筷子,則代表著「雙雙對對,快(早)生貴子」。
  「新嫁糧」的甜蜜,是給「新嫁娘」最頂級的祝福,尤其適合取代禮餅,或者歸寧宴上的回禮,堪稱梓園為所有家有千金者準備的現代「女兒紅」。
  而「台九大稻」要跟大家介紹的,是在福爾摩沙東海岸青嵐籠罩的山脈河川間,綿延無垠的綠色地毯上,有著一方淨土,住著一群用生命守護台九線上農田的稻農。他們總是曙光乍現,就來巡田水,不畏寒暑的經由田埂踏進稻間,以點點滴滴的愛守護關山的泥土與河流,
並懇求山川,庇祐這一片稻穗年年皆飽滿:我們在台九大道,我們愛台九大稻。
  最後呢,我覺得「分」的延伸意義中,最美的是「分享」,所以特地在日暝對分的春分時刻,奉上「梓要有園」禮盒,希望我們有緣、隨緣、歡喜結緣,有喜、有樂、珍惜世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