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:稻米的一生

大地的綠秧方格

joseie8a6 post on 十二月 7th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    

         

  時間是2013年7月17日的清晨五點,清晨四點就從台東市區出發的我們,已經來到關山德高,等著要去受訪者家拍攝從捲苗開始的插秧過程。
  就在把車停在路旁,打電話過去問路時,一輛上載大貨櫃的拖板車開過,突然一個甩尾,「砰」的一聲,震得車中的我們三人一陣驚愕,而那始作俑者已經揚長而去。
  反應一向遲鈍的我,只會依照本能下車,看到左後輪上方凹陷破裂,腦中幾近一片空白,倒是同車友人大喊:「齊萱,上車,我們去追他,太可惡了,怎麼可以撞了就跑!」
  於是我們一路從關山德高追到池上的農場前,還拼命的按喇叭,這輛拖板車才停了下來,開口辯稱:「我並不知道我有撞到……」

   
  
  七點左右,我們終於做完筆錄,離開關山分局,沿著知名的腳踏車步道,雖然錯過了捲秧的畫面,還是趕在插秧前碰面會合了。
  我喜歡這種:人生意外難免,人員全部平安無事,可以照表操課最重要的結果;馬上下車投入既定的工作程序。
  眼前是浸泡在水中一、兩天,土壤軟化,並且完成第三次打田,成為柔軟平整的苗床,準備好接受插秧的土地。
  浸在水中的田,如同一面明鏡,映照著天上的藍天,想像以前牛犁翻土,稻農插秧的畫面,美當然是很美啦,也很有懷舊特色,不過要是在烈日之下,彎腰插秧的人是自己,恐怕就和田園之美扯不上什麼關係了吧?

           
  
  之前已經聊過,隨著所在緯度,水稻生長的環境和季節都不相同,生長及成熟期的長短也有差異。一般而言,台灣地區的稻米分為第一期稻和第二期稻。第一期稻就是在冬末春初時插秧,夏季收穫的稻米,收割天數大約110到140天左右;第二期稻約在第一期稻收割後的半個月至20天左右開始插秧,於秋末冬初時收穫,期間較短,大約只需要100到110天左右;時間長短的決定性因素,自然是氣候。
  由於季節的轉換,影響土壤與水的溫度,進而影響了稻米產量。第一期的稻作是在夏季收穫,大約過半個月左右,就得開始進行第二期稻的插秧,此時溫度較高,不利於一般水稻品種的適溫的27℃,大大影響了稻作產量。

           

  另外,花東縱谷從元旦到春節假期間很夯的花海之旅,便是農民在二期水稻收割後到春耕前的空檔,在田裡撒播綠肥所產生的花海,等到繁花開盡,大約在一期水稻插秧的半個月前,殘餘的花會隨著田地翻土掩埋摻入泥土中,成為優質的天然綠肥。
  這樣用綠肥「養田」的悠閒,因為兩期稻作間隔時間短,二期稻作一樣是無法享受到的,加上生長期間較短,所以二期稻作的收穫量,即單位面積產量,通常會比第一期的稻作少約四分之一到二分之一。 

   

  產量減少,但農民的付出可不打折,正因為氣候是比較不利的,還得擔心成長期間會碰上颱風,照顧二期稻作所需的心力,或許還要比第一期更加的戰戰兢兢;插好殃,是其中重要的一步。
  插秧機從卡車上倒車下來,一捲捲的秧苗舒展開來,塞進插秧機去排排放好,插秧車開過之處,那原本一塊塊密集的秧苗,就會按照原先的設定,將秧苗整整齊齊的插入田中,不但快速,而且整齊劃一,一束束在田裡站得穩穩的。
  插秧的方式或許不一樣了,但看在剛經歷過稍有失閃,就不只是車子小傷的我們眼裡,卻是充滿生機,萬物沒得比的畫面。
  跟我們的心情一樣,都是一個新的起點,美好極了!

 

 

小暑過,一日熱三分

joseie8a6 post on 十一月 11th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 

        

  「三伏之中逢酷熱,五穀田禾多不結;此時若不見災危,定主三冬多雨雪。」

  夏至之後,到了每年約七月六到八日之間,太陽會照射在黃道經度105度的地方,此時即為「小暑」。
  小暑過後,天氣會一天比一天熱,從事農作的朋友,也就得一日比一日早起,這主要當然是拜這句俗諺所賜,因為,真的是「一日熱三分」。另有普遍的一說是:「小暑吃芒果」,寶島多水果,此時上市的水果,當然不只芒果一種,可正如所有的稻農一樣,果農同屬勤奮一族,芒果種類繁多,深具代表性,正好說明了這時季節的變化和果實的收穫。

  這個時節若說還有清涼好去處,相信大家都會迫不及待的追問:「哪裡?哪裡?」吧。與其說是好去處,還不如說是好時間,徹夜未眠的好時間。
  俗語說:「吃果子,拜樹頭。」那我們每天吃飯的時候,心裡該想著哪裡呢?答案就是:育苗場!或稱為水稻先修班。
以前育苗插秧和所有農事一樣,全都得親力親為,現在已經有了專業的育苗場,分工更細膩,要求也就更高了。

  首先,育苗場會先將種子泡水,這是為了增加種子發芽的機率,裝入已經調配好比例的肥料與培養土,然後撒下水稻種子,在室內等待發芽,整個過程都是透過機械化處理。
  等到育苗盤的種子發芽後,作業員會將一盤盤的秧苗搬到太陽底下,定時灑水,或是直接浸水,目的當然都是為了讓秧苗有足夠的水分,就像我們人一樣,避免讓這些初生的秧苗因為受到烈日烤曬,溫度過高而「中暑」,嚴重的時候,可是會死亡的。
  一盤盤的秧苗,遠看像是塊狀的草皮,近看呢又像是打汁的小麥草,十分可愛。我想在培育秧苗的作業員心目中,它們必定也像是小寶寶一樣的可愛吧,好比幼稚園中的小朋友,秧苗孕育的數量與時間,如同大、中、小和幼幼班,都是事先計算排列好的,這樣每一批水稻育苗盤,才能依照各自發芽的順序,按時出貨給訂購秧苗的農人。

  比較具規模的育苗場,雖然大部分都已經機械化,甚至還有的育苗場有輸送帶來運輸這些秧苗,但很多事情還是得靠人力來完成。關山地區的育苗場數量並不多,也因此,每家都肩負著廣大面積的農戶需求,越接近插秧時節,秧苗場的員工也越忙碌,這真的是一份必須耗費大量體力和耐力的工作,尤其是二期稻作,得忍受毒辣的太陽,這藍天配綠秧的美麗畫面,蘊含著多少農民揮汗如雨的辛勞啊!

  

  置身育苗場,總讓我有種身在幼兒園的錯覺,這些秧苗按照發芽的順序,一批批的排好,像是按照身高排排站的孩子,昂首期待著未來,那個有著更廣闊的天地、更美好的收穫的未來。

泥巴 泥巴 生機無限 

joseie8a6 post on 十一月 6th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  

   

  根據統計,小孩最喜歡的東西,不論排名,分別是泥土、水和球。
  嗯,在這炎炎夏日中,如果結合這三樣,就是水球和泥巴囉,如果還能盡情互扔,光是用想像的,好像就已經消暑三分。
「夏至,種籽齊去。」稻子至此已經幾乎都收割完畢,那是不是意味著交了稻穀之後,農民就可以休息,至少,是暫時休息一下呢?

  三個字:不、可、能。
  如果是二期稻作後的農曆年前,還可以有比較充裕的時間灑下綠肥種子,預約一片美麗的花田,但一、二期稻作間隔短暫,大自然的腳步可是不會等待任何人的,況且七、八月向來是寶島常客:「颱風」喜歡攪局,屢屢成為不速之客的時節,正所謂:「夏至,風颱著出世」,不趕緊進行二期稻作,那風險性,可是遠遠高過於一期稻作的。
  所以一期稻作收割完畢後,稻農們就得開始忙著整地。上回提過,就算間隔短,稻梗還是一定要曬乾,不能直接打入土中,因為必須假設一期收割的稻穀多多少少都是有大大小小病蟲害的,就當作是消毒吧,以避免不好的稻穀疾病繼續散佈傳染。

  站在烈日之下,看著俗稱打田機的耕耘機打田,那翻飛的泥土,揚起的灰煙,外加不算是飛舞,簡直就是跳上跳下、亦步亦趨的白鷺鷥,真是一幅可名為「認真」的畫面。
不過這只是第一次打田。
  第一次?對,一期稻作插秧前,通常要打三次田,二期稻作插秧前,間隔更短,打田次數卻還要更多,甚至達四次之多。
  第一次打田,只是粗略的將泥土翻轉,這在二期稻作時,因為一期稻作剛收割,紮根較深,可能必須進行兩次,才能把表層底下較乾硬的泥土翻轉上來,藉此讓田地養分均衡的同時,也順便將表面的有機質打入土壤之中,撒下綠肥種子。
  第二次打田,是把綠肥打掉,而在進行最後一次的打田前,稻農們會將田裡浸泡在水中一、兩天,這就是我們這段期間經過縱谷地區,會發現有些稻田已經放滿了水的原因。目的在於使土壤軟化,如此一來,在經過第三,或者第四次的打田時,才能將土壤完全打碎,讓田地變成柔軟平整的苗床,為之後緊接著就要上場的插秧準備。

  數百萬元的耕耘機在前,我腦中同時浮現早期農村靠人力鋤耕、後來以牛耕田的畫面,也就是用牛拉犁耙,翻土打碎的古早味。
  不過不管時光如何流轉,耕田的工具如何變遷,稻農對土地的情感與感激,始終不變。所以,會不厭其煩,按部就班的打三次、打四次田;所以會確定土地有足夠的休息、養護時間;所以會和關山的每一塊田地,結合成生命共同體。
  而當我們不辜負土地時,土地也絕對不會辜負我們,從打田,對於後山皇帝米好吃的理由,我好像又多了解了一些。

夏日炎炎好收稻

joseie8a6 post on 十一月 2nd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         吾家務農,不過種的是旱地,作物雖較水稻田多元化,但有一條鐵律,卻是所有農民都信奉的,那便是:「看天吃飯」。
  尤其是自有記憶起到國中為止,家中主要的作物已經不是地瓜,而是花生和白甘蔗。那花生成長時,若天沒雨,就會看到外公的愁容,擔心花生仁無法飽實,等到收成拔起,若天不放晴,可就不只外公發愁而已,而是全家都著急了。
  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在曝曬期間,連續幾天下雨,三合院中的大埕上,是一堆堆的花生,不但不敢覆蓋帆布,改而用竹竿架起,讓兩旁通風,到了最後,甚至得用延長線,把電風扇讓出來給這些農產品,只求它們能捱到老天爺放晴,不要長出芽來,那可就血本無歸了。

  就像現在已經不光依賴節氣來安排農事一樣,割稻的時機,也不像以前那樣光憑經驗了。透過梓園的檢測儀,農夫甚至能夠更精準的掌握,何時才是收割的好時機,以便預作安排。檢驗室中備有乾穀跟濕穀專用的濕度檢測機、穀粒飽滿監測機、試打米機,分別測試不同階段的米的狀態。
  還記得我們之前發布過一張說會下回分解的照片嗎?現在再貼一次,詳細說明。
  所謂「稻穀太青不要割,水份超過30度不收」,指的就是用乾濕穀的濕度檢測儀來檢測的結果。
  通常農民在播種後140天左右,就會開始試割一些稻穀拿到米廠來檢測,測試稻穀的濕度是否已經到了可以收割的時候。一般而言,濕度超過30的稻穀還太青,不夠成熟,濕度過高,意味著稻榖中的米粒尚未完全成型,可能還是米漿的狀態,口感既不好、品質也不佳,如無天氣因素,例如突然其來的颱風和干擾,還是順其自然成長,過一陣子再拿來檢測比較好。

 

  不過收割好,運來米廠的稻穀,想當然耳,大都可以通過濕度測試,但考試尚未結束,接著還要經過品質鑑定機,檢驗稻穀的飽米度。一般而言,最理想的狀況就是米飽到快要爆出稻殼,不知這是否可稱之為「爆漿米」?總而言之,對於米廠和消費者而言,這樣的米紮實飽滿,成熟度佳,品質最好。 
  我們看著工作人員將稻穀倒進去,機器馬上會自動衡量出一斗米的容量,數據出來,再對照牆上的表格,馬上完成!緊接著,農民就可以將整車的稻穀開往後頭的集穀處,架高車斗往後倒,由米廠負責接下來的烘乾及舂米等等一連串繁複的過程,免去了如我家過去曬花生時,靠老天爺臉色的勞苦煩憂。

  說到舂米,其實檢驗室還有另外一台比較小的機器,只要拿起稻穀倒進盒子裡推進去,再出來的時候,那金黃色穀粒已經變成了白亮亮的糙米了!換句話說,這是用來試舂的,假如狀態OK,那麼整袋米就可以放心的拿去舂成白米。
  這些機器還只是對米做出初步的分級與分類,真正要評鑑米的品質,還是必須經過公開的米質評鑑會,除了米的外觀之外,還必須考量米的口感與新鮮度,記錄每個階段的施肥與不施肥,水量多寡以及天候的配合。有稻農的精心照顧,加上米廠的層層把關,方可成就一袋好米,成為在我們脣齒間生香的頂級米飯。

  

  雖說:「夏至稻仔早晚鋸,夏至風颱就出世。」但我們還是祈求上天,在一期稻作全部收割完成之前,可不要讓颱風來攪局,不然農民和米廠可更得漏夜趕工收穀,一不小心,就忙到夜半過後。
  農諺有云:「夏至不過不熱,冬至不過不寒。」,收好一期稻作,暫歇一口氣,度過陽氣最盛,白晝最長的「夏至」後,在「夏日炎炎,長夏漫漫」當中,讓我們繼續跟著辛勤農民們的腳步,開始紀錄忙碌的二期稻作吧。

芒種割稻天

joseie8a6 post on 十月 20th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  「四月芒種雨,五月無乾土、六月火燒埔,七月斷點露。」
  這農諺說的是芒種日若下雨,農曆五月就會陰雨綿綿,六月就會烈日當空,氣溫就會不斷的向上攀升。
  因為已經進入典型的夏季,有芒作物開始成熟,紛紛結實成穗。也有一說呢,是因為這個時候稻子已經結實成「種」,而稻子榖粒一旦吐穗結實,上頭便會長出細芒,所以才將這個節氣稱為「芒種」。

 

  幾乎六月一整個月,縱谷地區都忙著收割稻穀,畫面早已不是過去那農民彎腰割稻,斗大汗珠滑過通紅臉頰的畫面,現在普遍大面積的稻田,割稻的工作已經輕鬆許多,至少,有「房子」可幫忙。
  房子?
  不是形容割稻機大小如個房間,而是這「車」,要價三百,所以我總戲稱,收割期間,放眼看去,隨隨便便就會瞥見上千萬的兩、三架割稻機在田間穿梭。車過處,金黃色的稻穗就變成整齊劃一的淡黃色稻梗,而且一排排稻梗穿過割稻機後,還會靜靜的倒臥在田裡,像是完成了站崗任務的士兵,終於可以躺下來好好休息。
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看著這些稻梗,我突然想起幼時喜歡學阿姆把稻草捆成柴火火種的往事,還有外公訂購的一捆捆草繩,大到小孩可以爬上去當成圓形座位,不過那些現在應該都式微了,現在能做什麼呢?由於環保意識年年抬頭,政府規定田埂不能夠燃燒,以免汙染空氣,所以必須另作其他用途,例如回收當肥料。
        通常第二期的田埂在收割完畢後,大都直接打入土中,當作下一期耕作的肥力來源,但第一期稻作與第二期稻作間間隔短促,無法如法炮製,以往農人還可以將稻梗曬乾當燃料用,現在則是等兩、三天的太陽曝曬,確保若田埂裡含有一些病蟲害,曬乾之後也不會禍延下一期耕作後,才切斷做為肥料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耳邊傳來的「沙沙聲」將我喚回現實,原來是由割稻機自動蒐集的穀粒容量滿了,而另一輛割稻機也已割完整塊農地,輪流開到運穀車旁「卸穀」,那傳輸管往下的畫面,彷如金色流瀑般,別說是小孩了,就連大人,我說的當然是非稻農的大人如我輩者;也都看得津津有味。
  「現在割稻和插秧一樣,都可以穿鞋子,吹冷氣了。」站在路旁樹下,與騎機車前來探班,反而滿頭汗的地主聊起,他這樣說。
  「名車」不是家家有,所以每台割稻機與割稻工人的行程一到收割季節,可都是排滿了班,這邊割完,趕快上拖板車,再到下一塊田去,從日出工作到傍晚是正常,日正當中也不稀奇,就算不是碰上颱風期,只要排好了日子,多忙多晚都得割完。
說穿鞋吹冷氣,其實也只是一種比喻,我看司機下車來,多的還是打赤腳,或許這樣踩著泥土,才有踏實的感覺。而割稻機到不了的畸零角落,還是得靠夥伴跟前跟好的撿拾,彎下腰去,汗滴入土,粒粒收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

  藍天烈日下,金色稻田分外耀眼,不時還有白鷺鷥群群飛過,豐收的畫面,容易讓人想起米勒的《拾穗》,但其實,農民的心情是無法跟我們這些旁觀者一樣悠閒的。
  天氣的變化,直接影響到收成,品種的選擇,更是決勝的關鍵。稻作收成向以一甲十成來計算,一公頃若是豐收,就是十一到十二成,2013年第一期稻作,備受氣候考驗,有些品種撐過了,有些品種敗下陣來,甚至有不到一成的,收割之後,發現全是空包彈,只能全數倒回田裡,充作打入土中的肥料。
  那樣的心情,就連想像都不忍心,唯有期待下一期得以豐收,也能像眼前有所獲的運穀車一樣,收割之後,直接開往米廠,讓稻穀展開下一段的旅程。

      

原期小滿梅雨在本島,種植花木皆成寶

joseie8a6 post on 八月 16th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 

   都說:「小滿櫃,芒種穗。」指的是在「小滿」這二十四節氣中第八個節氣,也是入夏以來第二個節氣時節裡,稻與麥應該都已結穗盈滿。
  理想的狀況,在這個時候:夏天成熟的農作物籽粒,雖未達到完全成熟階段,但已經開始灌漿飽滿;在這個時候:中國大陸黃河流域一帶因積雪融化,前一年所種植的冬小麥麥苗受到灌溉,會開始慢慢的結穗、漸漸的飽滿,農夫們也可以開始期待豐收季節的來臨,所以才會把這個時節稱為「小滿」。
  理想的狀況,在這個時候:我們台灣的水稻已進入了黃熟期,但由於適逢梅雨季,得特別注意排水溝渠的疏通,減少梅雨季大量雨水所可能帶來的農作損失;因為雨水一多,便容易滋生病蟲害,稻農在這段時間更要加把勁,做好病蟲害防治,才能減少一期稻作的損失,進而大豐收。

 

  但相信不用我說,大家也知道,天氣哪能隨我們所願的要風得風、要雨有雨、要晴放晴,更多的時候,雖不至於「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。」但也至少是「人生不如意事,十有八九。」更何況節氣雖已經到小滿,但春夏之交,乃至於夏初,還是「後母面,亂穿衣。」的時節,所以人容易傷風感冒,稻子也是。
  稻子也會生病?當然。根據統計,水稻栽培期間發生疫病蟲害種類繁多,在我們台灣已記載的水稻病害有七十五餘種,蟲害更約有一百四十餘種。
  最常聽到的,就是稻熱病,也就是稻子傷風感冒,而且還分種類呢。

  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  葉稻熱病是在發病初期,先於葉面上形成褐色或暗綠色小斑點,繼續惡化後,會擴大成紡錘形,病斑周圍呈黃色,中間赤褐色,內部灰白色,嚴重時葉片會枯萎,甚至造成整棵稻株枯死。
  發生在穗頸、枝梗及穀粒上的稻熱病,統稱為穗稻熱病,一般症狀是穗頸及枝梗上會呈現病斑淡褐色或暗褐色,穀粒的病斑則為暗灰色或白色。發病後會讓穀粒枯黃不充實或不稔粒。
  若是稻莖節呈暗褐色,容易折斷,而且上部逐漸枯死,那就是得了節稻熱病,通常在水稻抽穗後比較容易發現。
  另有較為特別的葉舌稻熱病,則好發在葉鞘與葉鄰接位置,轉綠為褐。

  

  今年在水稻進入對於溫度最為敏感的抽穗萌發期時,氣候偏偏時冷時熱,時旱時澇,溫差一大,便造成稻穗「斷心」,以至於前端失去了結穗的機會,是典型的穗稻熱病。
  看著、撫摸著這些「空包彈」,實在、實在擔憂,真怕今年縱谷米倉,預約不到白玉珍珠。
  如眼前手中的這些青色稻穀,等不到開花、等不到入穗,轉而成灰,遂而翻飛成農民額上的深紋,頂上的白髮。

立夏稻花翩翩飛

joseie8a6 post on 七月 30th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       

  感受到空氣的溫度了嗎?正在漸漸的、緩緩的上升當中。
  俗諺說:「立了夏,把扇架;立了秋,把扇丟。」這跟描述感情不再時,會以「秋扇見捐」來形容不再受到眷顧的故人,都是以物件的需要與否,來具現季節氣候與人情世故的成語,分外傳神。

  

  「立」是建立、開始的意思,換言之,「立夏」這個節氣,宣告大地已然正式進入夏季,都說:「立夏,稻仔做老父。」這邊說的可不是我們台灣有的「入夏補老父」或「入夏補老母」的俗諺,指的是人們相信在立夏當天,要為年高的雙親進涼補,來增強老人家的抵抗力,而這和補冬一樣,當然都是因為過去農業社會,經濟能力尚不足夠的時代,進補,得要挑特別的日子來進行,才有餘裕,時至今日,吃飽、乃至於吃好,已經都不成問題,這進補之說,或可看成對自己的提醒,不忘關心家中的長輩。
  言歸正傳,何謂「稻仔做老父」?別想太多,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表示這個時候,稻禾開始含苞抽穗,就要生產稻米了,當然,病蟲害也開始蠢蠢欲動,與稻農展開攻防戰。

  

  含苞抽穗?抽穗不難懂,我想大家看到這裡,會心懷狐疑的,是含苞吧?
一提含苞,緊跟著就是「待放」兩字,所謂含苞待放,腦中浮現的,一定都是玫瑰、百合、海芋、菊花等等這些我們熟悉的花朵吧。
不是、不是,我說的不是這個,而是稻花。
什麼?稻子也會開花?
  會啊,不但會開花,而且開的還是非常美麗、非常可愛、非常「有用」小白花。

    

        可惜今年的天氣,真的應了一些比較讓人不放心的農諺,像是:「立夏不下雨,犁耙高掛起。」,又或者是:「初一落雨,無花結無籽,初二落雨,有稻割無米。」
        農作物開花有時、結果有時、成熟有時,這個「時」,其實最主要說的,就是氣候。偏偏近幾年來,每年我們都不只是聽說,不只是因為人云亦云,而是深切的感受到,天氣真的變得不太一樣了。
該冷的時候不冷,該熱的時候不熱,需要雨的時候出大太陽,想要老天爺放晴的日子,卻下起了傾盆大雨。

    

        因為如此,我們對今年一期稻作可能受到的影響,開始憂心忡忡起來,因為家中主要種植釋迦的我,深切明白等不到花開的心情,那是可以一路預想,想到沒得授粉、沒得結穗、沒得飽實、沒得收割,直讓人頭皮發麻的發展啊!
        就這樣一邊掛著心,一邊在烈日下看著緩緩開放的稻花,竟覺得這很容易被忽略的小白花朵,一旦盛開,便是立夏最浪漫的訊息。

  

您今天吃的,是哪一種米?

joseie8a6 post on 五月 31st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 

  今天媽媽洗米準備煮飯時,突然讚嘆一聲:「這個米,怎麼可以這麼香?光是洗,都還沒煮,就聞得到。」
  我坐在一旁微微笑開來,覺得這樣平常的對話,已經是極致的歲月靜好。

  

  上次曾問大家:您今天吃飯了嗎?
  這次要問大家:您知道您吃的是哪一種米嗎?
  我想大部分的人會回問:這有差別嗎?印象中,除非特意挑選胚芽米、糙米、五穀米等等,不一樣都是白米飯?
  不、不、不,不一樣,絕對不一樣。別說「一粒米養百樣人」,就算是粒粒米,也皆有分別。
     生長在寶島台灣的我們,可能會以為稻子生長的條件,都是得在平坦溫暖的地方,其實世界各地,只要是以稻米為人類主要糧食的地方,那麼在赤道跟溫帶之間,從平原到海拔三千公尺之處,都可以見到稻子的蹤跡。
     若以水份灌溉來做區分,可分為水稻和旱稻。在台灣我們吃的稻米都是水稻,也因此種稻的田地需要大量的水來灌溉,所以又稱之為水田。關山地區也不例外,這裡的水稻喜好高溫、高濕度、短日照的生長環境。
     目前台灣主要種植稻米的地區可分東北部蘭陽平原、中南部嘉南平原和東部的花東縱谷這三大區塊,因為地理環境不同和氣候的關係,台灣北部的稻子一年可以收穫一次,中南部氣候比較溫暖,一年最多甚至可以收穫三次,而我們台東地區,目前是一年收獲兩次。

  

  既然年收兩次,顧名思義,就是有兩期稻作,一般而言,第一期稻,指的是在冬末春初時插秧,夏季收穫的稻米,也就是一到六、七月成長的稻子,收割所需要的天數大概是一百一十到一百四十天左右。
  第二期稻,大約是在第一期稻收割後的半個月到二十天左右開始插秧,於秋末冬初時收穫,也就是七到十一月成長的稻子,從插秧到收割,大約只需要一百到一百一十天左右,期間較短。
  大略來說,幼苗最適合發芽的溫度是在28℃到32℃左右,最低可以忍受的溫度是10℃到12℃,溫度過低或過高,都會影響到水稻發芽的時間和生長,而季節的轉換,直接左右到土壤與水的溫度,也影響了稻米每個階段的成長。
  所以第二期稻作的插秧,因為溫度較高,不利於一般水稻品種適應的27℃溫度,因此第二期稻作收穫量通常會比第一期的來得低,這「低」,有時還會少約四分之一到二分之一。

  

  少約四分之一到二分之一?
  就算我們不是稻農,這樣的數字也有點怵目驚心之感吧?所幸我們有聰明認真的農業改良專家,有勤奮好學的稻農,於是梓園的契作農戶,第一期會以「台東30號」為主,第二期則改種「高雄139號」及「台稉4號」。
  高雄139號是老字號的品種了,以台南5號與日本稻國勝的雜交一代為母,再以嘉農242號為父,予以雜交。民國六十四年五月命名。最奇妙的是,雖冠上研究團隊所在地的高雄,但高雄139的最佳拍檔卻是花東這片土地,堪稱一拍即合。
  如今花東幾乎已經成為高雄139號的代言人,全台灣僅花蓮和台東在種植這個品種。其特性是白米透明度良好,米飯適口性佳,更妙的是,九十三年度通過檢驗程序後,開始分兩梯次外銷運往日本,經過日本消費市場嚴格考驗,在當地又稱「醜美人」,深受日本市場鍾愛,代表臺灣優質水稻進軍國際頂級米市場。

    

  台東30號初為嘉義農業試驗分所在民國八十三年以台梗6號為母,與台梗育35025號雜交,後由我們台東區所改良。歷經八年培育,經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敦聘學者專家組成審查會審查通過後,正式命名為台東30號,並另准予以「嘉禾」為商品名,意指長得很好的水稻。
  梓園可以說是目前最適合種植台東30號,也是栽種面積最廣的稻米產銷專業區。這個可說是我們台東改良場培育出來的品種,具備了良好的抗稻熱病、抗褐飛蝨及白背飛蝨、不易倒伏之特性;收成後穀粒飽滿,糙米外觀品質良好,白米透明度佳,而且耐儲存,成飯後米質晶瑩剔透,黏軟適中。
  至於「台稉4號」,則是最為適合國人口味而選育出的香米品種,香味來源主要是內含日本香米「大正撰」的血統;米粒外觀和一般的蓬萊米相同,為短圓形米粒,米飯食具有味香、Q、黏、軟,推廣出來後甚受農民與消費者的喜愛,更成為大眾所熟知的「益全香米」,即台農71號的母本。

  

  您今天吃飯了嗎?我與所有為台灣稻業付出心力的研究人員和農民一樣,希望您給予的是微笑點頭的答案。
  那您吃的是哪一種米?
  相信在這篇簡介後,您也能說出:我吃的是最適合台東關山地區栽種的「高雄139號」、「台東30號」,以及散發出幸福米香的「台稉4號」。

白玉米香 

joseie8a6 post on 五月 30th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  

  您今天吃飯了嗎?  
  我這樣提問,得到的答案可能五花八門吧。在我們阿公阿嬤還小的那個時代,一般家庭的飯鍋裡,在黃橙橙的地瓜千中,米粒真可謂白玉珍珠,無比珍貴。
  時至今日,在眾多的選擇當中,米飯可能已經不是某些人,尤其不是孩子們的首選,卻絕對仍是絕大部分台灣人的主食,無論吃多或者吃少,就像是我們生活中的……
  像我們生活中的什麼?什麼是我們習以為常,幾乎感覺不到其重要性的條件呢?空氣、大地、水……與人的用心。

    

  梓園碾米工廠對於「皇帝米」的要求,是米粒顆顆飽滿、口感新鮮Q彈;這樣米香才能既滿足胃,又感動心,也讓您體驗擁有整片藍天綠地的皇帝般幸福感受。
  說到這裡,突然想到有回去日本旅遊,同團的團員問起導遊某樣名產如何如何,導遊半開玩笑的回答說:「啊,這都是電視看太多了啦,日本人吃東西都會表現得好吃的不得了的樣子……電視看太多了啦。」
  「體驗擁有整片藍天綠地的皇帝般幸福感受」?
  或許您不會直接說出來,但至少也會在肚子裡嘟噥:「想太多了吧?」
  不,絕對不是我想太多,說過頭,而是有四大理念與三大保證。
  所謂四大理念,就是用最熱情之心永續經營的「用心」,用最專業之技術優質生產的「專業」,用最負責之態度作業管理的「負責」,以及用最安心的產品,提供最佳保障的「安心」。
  而三大保證是100%天然產區,零汙染,因為這是接受來自關山大圳和新武呂溪最純淨山泉水的洗禮,栽培出來最優良、無汙染的優質好米;100%後山嚴選,零摻雜,來自肥沃無汙染的後山產區,100%產地嚴選,絕不摻雜其他劣質米;100%口感香Q,零缺點,米質光亮潔白、彈性十足,這種自然的米香及嚼勁,就算冷卻後,也能保持香Q口感。

   

  秉持四大理念,才能掛出三大保證,不過梓園碾米工廠的腳步從不停歇,2008年除了啟用第二分廠,並且取得生產履歷驗證證書外,還導入ISO 22000管理系統,經一年規劃及建置改善,於2009年初正式通過ISO 22000之食品級驗證。
  努力,雖主要只是為了一本初衷,但堅持不斷,也一定會被看見。2009年經農糧署初評及複評後,梓園稻米產銷專業區榮獲全國優良專業區,同年導入CAS管理系統,並於2010年通過CAS台灣優良農產品發展協會驗證。

   

  每次到梓園碾米工廠,例必仰望幾乎要讓脖子痠疼起來的廠房和穀倉,例必躲那會四捨五入的「恐怖」地磅(舉例說,64.5公斤一站上去,可是會出現70這數字的啊~~~),也例必看到過磅的大秤旁寫著:「稻穀太青不要割,水分超過30度不收」。
  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呢?等再過一段時間,進入割稻的忙碌收穫時節,我們會再詳細的解說,與大家分享製米過程當中更多奇妙的秘密武器,與有趣的故事。
     而此刻呢?此刻只管用眼欣賞個性憨直的後山人,用最單純的執著,造就出的這片廣闊的金色稻海;並且用心感謝上天及大地的厚愛,賜給後山五穀豐收,蘊育出眼前這碗美如白玉的皇帝米香。

   

黃金稻穗

joseie8a6 post on 五月 22nd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 

 

  「春雷動,春雷響,春雷下來農人忙;早晨春農忙播種,中午春雷忙插秧,晚上春雷把米藏。」
  農曆二月,陽氣日盛一日,就算現在氣候有時稍見異常,不過大致說來,桃花綻放,鳥鳴啁啾,應該還是得見得聞的景象。
  「驚蟄」一詞的由來,指的正是春天到了,春雷初響,大地萬物開始萌芽生長。在嚴寒冬天時躲進土壤內,或在石洞裡蟄伏起來的動物紛紛被春雷驚醒後,開始甦醒及活動,迎接春天的來臨。「驚蟄」節氣由此而來。
  這個時候,正是稻農們忙著插秧和播種的時節,經常以驚蟄時節鳴雷與否,來預測收成的好壞。難怪農諺有云:「二月初二霆雷響,稻尾較重過秤鎚。」
  當然,無論是忙著插秧時,想著日後可以把米藏,或者聽到霆雷響時,期待來日稻尾能夠重過秤鎚,都只是一種希望,一種祈願;真正要豐收,除了天意之外,靠的還是親力親為的辛勞。

  

   在梓園最新的簡介上,這樣說著:
  純淨、陽光、關山水;後山、稻香、皇帝米。
  吹著關山的風,欣賞後山特有的人文與山景,透過農民對土地的愛,種下一畝畝屬於關山的綠色錦幔,在飽滿晶亮的稻穗裡,感受台灣後山的土地溫度。懷著實踐「農為國本」理想的同時,期待稻作能順應自然節氣,健康成長。
  這片大地披山嵐、迎和風、尋蛙鳴,浸漬在恬靜的清風中,享受獨屬於後山的空靈之美。
  的確,關山這裡有著兩山一水,人文薈萃。所謂的兩山,是海岸山脈和中央山脈間,一水則是由北到南,貫流過關山小鎮的新武呂溪。
  山林蓊鬱,草澤遍野,良田平坦,水質純淨,兼之陽光燦爛,空氣香甜;1960年關山大圳的完成,讓水利設施更趨完善。
  天時有了,地利有了,接下來就要靠稻農用心,方能營造幸福農業新未來!
  漢客原民族群的融合,使人文資源多元,風俗民情獨特。清風徐拂、日陽高照、淨水灌溉、稻農勤奮,終於蘊育出最香、最Q、最優質的關山皇帝米。

 

  簡介上也詳細記載著碾米工廠設置及擴建的歷程:
  1986年設置於台東縣關山地區,為地方農民提供農產品銷售通路,並以「皇帝米」為品牌,嘗試將關山地區的好米推廣至台灣各地,兩年後的1988年,「皇帝米」正式成為品牌商,興建白米加工廠。
  到了1991年,接受糧食局輔導,開啟了「良質米契作栽培」民營碾米工廠的序幕,輔導關山地區的農民栽種良質米品種,學習專業的水稻管理,整體提高關山地區的稻米品質。  
  五年後,也就是1996 年,規劃建置500噸大型低溫冷藏桶,為東部地區第一家導入低溫控管、分倉管理等方式之民營碾米工廠。再過三年,趕在2000年前的1999年,規劃購買新型直立式炫風精米機,用全新原理的碾製加工法,取代傳統橫式精米機加工方式,大大提升產品品質,生產出堅持的「優質好米」。
  大家都知道,農民是靠天吃飯的,台東又位在幾乎年年颱風必訪的台灣東南方,所以2002 年,梓園碾米工廠再規劃建置五百坪烘乾廠房,關山地區一期作收割期間處於颱風季節,故規劃新式烘乾廠房增加烘乾量,以減少關山地區農民於颱風季節之損失。
   2005年起,由農糧署輔導設立「梓園稻米產銷專業區」,進一步的輔導農戶合理化施肥、減少農藥用量等標準化作業的管理模式,提升關山地區農民耕作技術水準,提高產品品質。隔年導入生產履歷管理系統,而2008年在梓園提供全新空間設計、新式碾製技術、符合安全衛生規範及自動化包裝的碾米第二分廠啟用的同時,有鑒於導入兩年的生產履歷系統已趨完善,便正式向環球國際驗證公司提出生產履歷驗證(TGAP)驗證,並順利通過取得證書,可謂雙喜臨門。

     

   這一連串的努力,還只是數字化、時序性的概述,箇中的挑戰與考驗,辛勞與挫折,才是真正的考驗。
  若無梓園憑藉對在地深厚的感情,永續的企業心,尊崇縱谷平原的林木蒼蒼、良土肥沃、流水潺潺,與所有契作稻農不畏關山德高艷陽風雨的決心,如何能將對土地永遠的滿懷熱愛,轉化成大地的黃金稻穗。
  那黃金稻穗又是如何變成白玉米香呢?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