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十一月 2013

小暑過,一日熱三分

joseie8a6 post on 十一月 11th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 

        

  「三伏之中逢酷熱,五穀田禾多不結;此時若不見災危,定主三冬多雨雪。」

  夏至之後,到了每年約七月六到八日之間,太陽會照射在黃道經度105度的地方,此時即為「小暑」。
  小暑過後,天氣會一天比一天熱,從事農作的朋友,也就得一日比一日早起,這主要當然是拜這句俗諺所賜,因為,真的是「一日熱三分」。另有普遍的一說是:「小暑吃芒果」,寶島多水果,此時上市的水果,當然不只芒果一種,可正如所有的稻農一樣,果農同屬勤奮一族,芒果種類繁多,深具代表性,正好說明了這時季節的變化和果實的收穫。

  這個時節若說還有清涼好去處,相信大家都會迫不及待的追問:「哪裡?哪裡?」吧。與其說是好去處,還不如說是好時間,徹夜未眠的好時間。
  俗語說:「吃果子,拜樹頭。」那我們每天吃飯的時候,心裡該想著哪裡呢?答案就是:育苗場!或稱為水稻先修班。
以前育苗插秧和所有農事一樣,全都得親力親為,現在已經有了專業的育苗場,分工更細膩,要求也就更高了。

  首先,育苗場會先將種子泡水,這是為了增加種子發芽的機率,裝入已經調配好比例的肥料與培養土,然後撒下水稻種子,在室內等待發芽,整個過程都是透過機械化處理。
  等到育苗盤的種子發芽後,作業員會將一盤盤的秧苗搬到太陽底下,定時灑水,或是直接浸水,目的當然都是為了讓秧苗有足夠的水分,就像我們人一樣,避免讓這些初生的秧苗因為受到烈日烤曬,溫度過高而「中暑」,嚴重的時候,可是會死亡的。
  一盤盤的秧苗,遠看像是塊狀的草皮,近看呢又像是打汁的小麥草,十分可愛。我想在培育秧苗的作業員心目中,它們必定也像是小寶寶一樣的可愛吧,好比幼稚園中的小朋友,秧苗孕育的數量與時間,如同大、中、小和幼幼班,都是事先計算排列好的,這樣每一批水稻育苗盤,才能依照各自發芽的順序,按時出貨給訂購秧苗的農人。

  比較具規模的育苗場,雖然大部分都已經機械化,甚至還有的育苗場有輸送帶來運輸這些秧苗,但很多事情還是得靠人力來完成。關山地區的育苗場數量並不多,也因此,每家都肩負著廣大面積的農戶需求,越接近插秧時節,秧苗場的員工也越忙碌,這真的是一份必須耗費大量體力和耐力的工作,尤其是二期稻作,得忍受毒辣的太陽,這藍天配綠秧的美麗畫面,蘊含著多少農民揮汗如雨的辛勞啊!

  

  置身育苗場,總讓我有種身在幼兒園的錯覺,這些秧苗按照發芽的順序,一批批的排好,像是按照身高排排站的孩子,昂首期待著未來,那個有著更廣闊的天地、更美好的收穫的未來。

泥巴 泥巴 生機無限 

joseie8a6 post on 十一月 6th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  

   

  根據統計,小孩最喜歡的東西,不論排名,分別是泥土、水和球。
  嗯,在這炎炎夏日中,如果結合這三樣,就是水球和泥巴囉,如果還能盡情互扔,光是用想像的,好像就已經消暑三分。
「夏至,種籽齊去。」稻子至此已經幾乎都收割完畢,那是不是意味著交了稻穀之後,農民就可以休息,至少,是暫時休息一下呢?

  三個字:不、可、能。
  如果是二期稻作後的農曆年前,還可以有比較充裕的時間灑下綠肥種子,預約一片美麗的花田,但一、二期稻作間隔短暫,大自然的腳步可是不會等待任何人的,況且七、八月向來是寶島常客:「颱風」喜歡攪局,屢屢成為不速之客的時節,正所謂:「夏至,風颱著出世」,不趕緊進行二期稻作,那風險性,可是遠遠高過於一期稻作的。
  所以一期稻作收割完畢後,稻農們就得開始忙著整地。上回提過,就算間隔短,稻梗還是一定要曬乾,不能直接打入土中,因為必須假設一期收割的稻穀多多少少都是有大大小小病蟲害的,就當作是消毒吧,以避免不好的稻穀疾病繼續散佈傳染。

  站在烈日之下,看著俗稱打田機的耕耘機打田,那翻飛的泥土,揚起的灰煙,外加不算是飛舞,簡直就是跳上跳下、亦步亦趨的白鷺鷥,真是一幅可名為「認真」的畫面。
不過這只是第一次打田。
  第一次?對,一期稻作插秧前,通常要打三次田,二期稻作插秧前,間隔更短,打田次數卻還要更多,甚至達四次之多。
  第一次打田,只是粗略的將泥土翻轉,這在二期稻作時,因為一期稻作剛收割,紮根較深,可能必須進行兩次,才能把表層底下較乾硬的泥土翻轉上來,藉此讓田地養分均衡的同時,也順便將表面的有機質打入土壤之中,撒下綠肥種子。
  第二次打田,是把綠肥打掉,而在進行最後一次的打田前,稻農們會將田裡浸泡在水中一、兩天,這就是我們這段期間經過縱谷地區,會發現有些稻田已經放滿了水的原因。目的在於使土壤軟化,如此一來,在經過第三,或者第四次的打田時,才能將土壤完全打碎,讓田地變成柔軟平整的苗床,為之後緊接著就要上場的插秧準備。

  數百萬元的耕耘機在前,我腦中同時浮現早期農村靠人力鋤耕、後來以牛耕田的畫面,也就是用牛拉犁耙,翻土打碎的古早味。
  不過不管時光如何流轉,耕田的工具如何變遷,稻農對土地的情感與感激,始終不變。所以,會不厭其煩,按部就班的打三次、打四次田;所以會確定土地有足夠的休息、養護時間;所以會和關山的每一塊田地,結合成生命共同體。
  而當我們不辜負土地時,土地也絕對不會辜負我們,從打田,對於後山皇帝米好吃的理由,我好像又多了解了一些。

夏日炎炎好收稻

joseie8a6 post on 十一月 2nd, 2013
Posted in 稻米的一生

         吾家務農,不過種的是旱地,作物雖較水稻田多元化,但有一條鐵律,卻是所有農民都信奉的,那便是:「看天吃飯」。
  尤其是自有記憶起到國中為止,家中主要的作物已經不是地瓜,而是花生和白甘蔗。那花生成長時,若天沒雨,就會看到外公的愁容,擔心花生仁無法飽實,等到收成拔起,若天不放晴,可就不只外公發愁而已,而是全家都著急了。
  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在曝曬期間,連續幾天下雨,三合院中的大埕上,是一堆堆的花生,不但不敢覆蓋帆布,改而用竹竿架起,讓兩旁通風,到了最後,甚至得用延長線,把電風扇讓出來給這些農產品,只求它們能捱到老天爺放晴,不要長出芽來,那可就血本無歸了。

  就像現在已經不光依賴節氣來安排農事一樣,割稻的時機,也不像以前那樣光憑經驗了。透過梓園的檢測儀,農夫甚至能夠更精準的掌握,何時才是收割的好時機,以便預作安排。檢驗室中備有乾穀跟濕穀專用的濕度檢測機、穀粒飽滿監測機、試打米機,分別測試不同階段的米的狀態。
  還記得我們之前發布過一張說會下回分解的照片嗎?現在再貼一次,詳細說明。
  所謂「稻穀太青不要割,水份超過30度不收」,指的就是用乾濕穀的濕度檢測儀來檢測的結果。
  通常農民在播種後140天左右,就會開始試割一些稻穀拿到米廠來檢測,測試稻穀的濕度是否已經到了可以收割的時候。一般而言,濕度超過30的稻穀還太青,不夠成熟,濕度過高,意味著稻榖中的米粒尚未完全成型,可能還是米漿的狀態,口感既不好、品質也不佳,如無天氣因素,例如突然其來的颱風和干擾,還是順其自然成長,過一陣子再拿來檢測比較好。

 

  不過收割好,運來米廠的稻穀,想當然耳,大都可以通過濕度測試,但考試尚未結束,接著還要經過品質鑑定機,檢驗稻穀的飽米度。一般而言,最理想的狀況就是米飽到快要爆出稻殼,不知這是否可稱之為「爆漿米」?總而言之,對於米廠和消費者而言,這樣的米紮實飽滿,成熟度佳,品質最好。 
  我們看著工作人員將稻穀倒進去,機器馬上會自動衡量出一斗米的容量,數據出來,再對照牆上的表格,馬上完成!緊接著,農民就可以將整車的稻穀開往後頭的集穀處,架高車斗往後倒,由米廠負責接下來的烘乾及舂米等等一連串繁複的過程,免去了如我家過去曬花生時,靠老天爺臉色的勞苦煩憂。

  說到舂米,其實檢驗室還有另外一台比較小的機器,只要拿起稻穀倒進盒子裡推進去,再出來的時候,那金黃色穀粒已經變成了白亮亮的糙米了!換句話說,這是用來試舂的,假如狀態OK,那麼整袋米就可以放心的拿去舂成白米。
  這些機器還只是對米做出初步的分級與分類,真正要評鑑米的品質,還是必須經過公開的米質評鑑會,除了米的外觀之外,還必須考量米的口感與新鮮度,記錄每個階段的施肥與不施肥,水量多寡以及天候的配合。有稻農的精心照顧,加上米廠的層層把關,方可成就一袋好米,成為在我們脣齒間生香的頂級米飯。

  

  雖說:「夏至稻仔早晚鋸,夏至風颱就出世。」但我們還是祈求上天,在一期稻作全部收割完成之前,可不要讓颱風來攪局,不然農民和米廠可更得漏夜趕工收穀,一不小心,就忙到夜半過後。
  農諺有云:「夏至不過不熱,冬至不過不寒。」,收好一期稻作,暫歇一口氣,度過陽氣最盛,白晝最長的「夏至」後,在「夏日炎炎,長夏漫漫」當中,讓我們繼續跟著辛勤農民們的腳步,開始紀錄忙碌的二期稻作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