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個女子,與四個爺兒們(下)

joseie8a6 post on 三月 6th, 2014
Posted in 關山人物誌

            

  劉榮華就育有三個小壯丁,其中一對還是雙胞胎,目前都已經就讀國小,之前製作廣播節目,便曾聽一起受訪的農友說起在育嬰期間,劉榮華還會幫忙洗澡等等看似瑣碎,其實相當重要的工作,端端是個新好男人呢。
  「也沒有啦,」他憨憨的笑了。「就只是生活嘛,而且一次來兩個,太太哪裡忙得過來?夫妻原本就該互相輔助,才能成為一個家。」
  在迄今我們紀錄的農家人當中,劉榮華屬於比較「難寫」的一位,因為他寡言,問他任何事情,他的答案好像都能在三句之內完成,渾然不覺我們心中的焦急與掛慮:這樣要怎麼呈現劉榮華的故事啊?
  可是聊著、聊著,就算話聲漸稀,可是眼前恬淡的景色,緩緩流動的微風,卻讓心情漸漸沉澱下來,感覺:生活,不就原本該當如此?無須太大的起伏,只要隨著四季的更迭,該耕田就耕田,該休息就休息,那麼平安喜樂,便長相為伴。

  時序已經進入小雪,天氣轉寒,中國大陸北方已開始雪花飄飄。農諺這麼說:「小雪封地,大雪封河」、「小雪雪滿天,來歲必豐年」、「雨夾雪,下不歇」、「雪花打菊心,柴米貴似金」。
  不過這在我們寶島台灣,自然是平地無法得見的景色,倒是嘉義縣布袋一帶,此時正是捕「豆仔魚」的好時節。
  在劉榮華的身上,我看到了依照天道運行,農村節奏生活的氣息。他沒有特別去比較當初是繼續留在外地發展好,或者回到家鄉來耕田種稻對;他沒有特別去想,與身為外配的妻子相處過程,比起娶台灣姑娘,在溝通方面要適應的地方,是否更多?
  對他而言,一切都只是生活。

  就像有些人會先入為主的認為是新移民拉低了台灣人口素質,而且第二代的學習能力低落,沒看到事實上這群嫁來的東南亞姊妹,漸漸的不只為台灣注入豐富的多元文化,也支撐起珍貴的台灣農村文化。
  我們似乎忘了,台灣一直都是因為移民而興盛富強的國家。遠的暫且不論,四百年來,台灣原本就是移民者的夢土,每個時代都有人離鄉背井,遠渡重洋來到美麗的寶島討生活。如同我先祖從福建過來,如同1949年有大批中國各省民眾匆促來台,未來一百年,台灣的核心競爭力,或許就寄託在今天的外配身上啊!
  從最早期的買賣婚姻觀念,到現在的融入在地生活,我相信今天大家應該已經可以接受她們每一個人,其實都帶來了當地的語言文字、生活禮俗、宗教信仰、兒時記憶、鄉野傳說、流行歌曲、料理方法、神話典故,和一條將原本毫無關聯的兩個家庭、兩個地方聯繫起來的血緣紅線。

 

  就在夥伴為劉榮華拍照,我的思緒飄出去老遠之際,摩托車聲音傳來,原本以為是劉太太回來了,結果也確實是「劉太太」,不過不是劉榮華的妻子,而是他的母親。
  這就是了。
  不管是在大廳內的祖母,眼前神采奕奕的母親,或是正在關山鎮上菜市場內買菜的妻子,這三個女子,在不同的年代進入劉家,開枝散葉,共同發展家業,並照顧著劉榮華和兒子這四個爺兒們的生活起居,成就台灣農村社會的縮影,也是恆常美好的人間風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