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農氏與土地公(下)

joseie8a6 post on 三月 15th, 2014
Posted in 關山人物誌

林房順是關山地區專業育苗人之一,大家熟悉的《農村曲》這樣唱:「透早著出門,天色漸漸光,受苦無人問,行到田中央……」
這歌有三段,但我們最會唱的,應該就是第一段,尤其是那句「行到田中央……毋驚田水冷霜霜;」時逢大雪時分,真的形容到入木三分。
大雪是二十四節氣中的第二十一個節氣。這個時候太陽位於黃經255度,中國北方大雪紛飛,地面積雪,像鋪了一層白色地毯,所以叫大雪,即古諺中的「瑞雪兆豐年」。
我們台灣地處亞熱帶,只能在玉山、合歡山上,才能出現難得幾次的雪景,平地沒有白皚皚的雪花,倒有白芒芒的「菅芒」花開,隨風搖曳。漁民諺語:「大雪來,烏魚到。」到了大雪,烏魚群便大批地湧入臺灣海峽,正是捕烏魚的好時機。
儘管平地看不到雪,不過寒流來襲時,還是一樣「冷霜霜」。好比每年的第一期秧苗,雖然現在有許多器材及設備的幫忙,至少育苗場不再像過去,是直接在水田裡灑秧,而是改灑在秧苗箱中,並且放置在沙地上,不用再踩踏冰冷的泥水,但氣溫依然不是人能左右的,一樣得靠肉身抵擋。
林房順先生是世居關山的在地人,祖父年輕時,即帶著當時他才九歲的父親,從新竹竹東遷徙來台東,如今他也為人祖父了,只是一兒五女都在外發展,育苗就靠他與太太兩人,還有農忙時分請來的七位工人。

他說他育苗已經三十多年,早期以幫人代插為主,秧苗量不是很大,所以不足的部份,必須從屏東載運過來,但品質無法保障,秧苗有長有短,苗場和農事兩邊跑又太疲累,考慮到這樣長期下來,實在不行,乾脆專心擔負起育苗的責任。
如今他一期育苗六至八萬箱,雖然秧苗生長僅需15~20天左右,即可交貨給預定的農友,但因為每個人播種的時間不一,所以育苗期短至一個月,長到一個半月,可供應兩百多甲土地插秧使用。
六到八萬箱,工作量真是龐大,林房順先生說顧秧苗沒有別的秘訣,就是要認真,冬天要蓋不織布,夏天要注意水量的補充,第一期,也就是這一期會碰上過年,工人更加難請,有時說要大掃除,有時也難免腰痛。十二月底泡種,才趕得及一月底農曆過年前後的插秧,而稻種每年都要更換,要準備充分,不夠或者沒有的稻種,得事先補充或者與人交換,更要隨時吸收新知,不合適的品種便要淘汰,育苗期間清晨三點即起,撈出種粒,這樣工人上工時,才能開始撒種,農家人來領秧苗時,也才來得及。
灑秧就像生育子女,要挑選好的品種,要有乾淨的培養土,要在大風中用力拉開不織布蓋住防寒,萬般細心呵護,只為了這是農友寄託收成的根源。言談間,可以聽出林房順雖然希望後繼有人,豐富的經驗才能傳承下去,但是說到育苗的辛苦與瑣碎,反倒又矛盾的說:「啊,做秧仔艱苦,」他鎖緊眉頭嘆道:「不回來接也好,這工作實在是辛苦,時間緊迫,精神壓力也大。」

於是我想到過去每逢年底,家中甘蔗採收完畢,外公總會在田中燒香祭拜四方,如同現在每年中秋,農人為祈求稻田豐收,感謝土地公辛勤的守護農田,同時警告邪祟之物,這塊田地是由土地公看守的,不要動壞腦筋,影響稻作,都會製作用竹稈夾著四方金和三炷香,插在自己的田裡,稱為土地公的柺杖。
林房順先生,如同所有辛勤育苗的農人一樣,既有神農氏的智慧,又有土地公的慈藹,都是我們稻香的守護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