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代傳承的的味覺記憶(下)

joseie8a6 post on 三月 23rd, 2014
Posted in 關山人物誌

  我們與賴桂妹繼續聊著天,跟著她從家中過馬路,一路走到對面田中去拔蘿蔔。
  「要怎麼拔呢?」它全長在泥土裡頭,也不曉得會不會摧殘「幼蔔」。
  「看到冒出土面一點點的,就可以拔了。」賴桂妹一邊俐落的拔著,一邊指導兩個沒有拔過的「肉腳」。
  這一動手,才發現真的好好拔喔,跟那首拔蘿蔔的兒歌根本不同,這片土地,真是寶庫,既產粒粒白玉稻米,也產顆顆白玉蘿蔔。
  拔著蘿蔔,想起2009年5月21日的梓園碾米工廠委託製播的廣播節目「你今天吃飯了嗎?」中,賴桂妹曾跟我們聊起要如何選好米,煮出好口味的飯。

  我們天天都吃飯,但是,我們會煮飯嗎?再往前推一些,我們會洗米嗎?
  當時有經驗的賴桂妺這樣教,說洗米雖然可以洗去附著在米粒上的雜質和異味,但是同時米粒中的營養也會流失,所以,洗米的時間越短越好,而且動作要輕要快。
  煮飯的加水量,通常米和水的比例是1:1.2;新米的水量可以少一點,舊米的水量要多一些。一般而言,煮前需要浸泡,好讓水分充分進入米裡頭,因氣溫不同,夏天約半小時,冬天則要一小時。
  當時我們是以電訪的方式進行,她耐心的解說卻彷彿能令人歷歷在目,加上我雖因有母親包攬了廚房三餐,所以堪稱五穀不分,四肢不勤,但洗米還是會的,更有隨著她的話聲,接水淘米的感覺。

那是媽媽教的,說米要洗三次,而洗米水還可以留下來洗臉,最後加水時,可以將水掌置於手中,讓水大約掩至掌背和手腕中央;由此,我又想到了另一項大人准予家中小孩參加米食:搓湯圓。
什麼時候該搓湯圓,當然是冬至。
  關於冬至的俗諺很多,像是「冬節佇月頭,欲寒佇年兜;冬節佇月中央,無雪佮無霜;冬節佇月尾,欲寒正二月」、「冬至紅,過年濛;冬至烏,過年酥」、「冬至不過不寒,夏至不過不熱」、「乾冬至,濕過年」。
  冬至是農曆二十四節氣中的第二十二個節氣,這一天太陽位於黃經270度,直射南回歸線,北半球黑夜最長,白晝最短,在傳統的陰陽五行理論中,是陰消陽長的關鍵轉化節氣,根據史料遠從漢代起,就被制訂為國定假日,俗稱「冬節」、「賀冬」、「長至節」或「亞歲」。
  更重要的是,古時冬至是二十四節氣的起點,重要性可說僅次於過年,也因此傳統中冬至便是喜慶意味濃厚的時節,甚至還曾是古代的過年。
  俗云:「冬至圓仔食落加一歲」、「不吃金丸、銀丸,不長一歲」,台 灣也有俗諺說:「冬至大過年」,家家戶戶都會搓湯圓,也象徵圓滿與豐碩。

  眼前的賴桂妹,身手矯健的又拔蘿蔔又拔菜,慷慨的贈與我們,心中懷想的,想必是這一方良田既種出了照應一家大小的良質米,也種出了可以讓兒子媳婦傳承自她,又不斷推陳出新,做出拿手客家米食的蘿蔔糕、菜包、發粄與艾粄,讓更多人認識來自大地的好滋味,以及客家人的好手藝,難怪笑出了臉上淺淺的梨窩。
  我不禁看得出神,因為在這樣靦腆的笑容裡,我看到了客家女子無論環境如何變遷,都還是要讓身邊關愛之人吃得開心,過得幸福的堅韌心意。
  這般心意裡,有著尊天的虔誠,敬地的真摯,愛人的胸懷,一代接一代,烙印在胼手胝足的台灣子民的DNA上,美麗至極,動人至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