綠袖幽香著雪妝(上)

joseie8a6 post on 三月 23rd, 2014
Posted in 關山的第一次

「初一東風六畜災,倘逢大雪旱年來;若然此日天晴好,下歲農夫大發財。」
  
  小寒時分,北風常伴著冷氣團的來臨,橫掃大地。農諺有云:「小寒大冷,人馬安。」但也有另一種說法是:「小寒大冷,人馬不安。」
  完全相反的兩種說法,其實各有說得通的解釋,依照節氣而論,當太陽位於黃經285度,陽曆1月5至7日之間,就是二十四節氣中第二十三個節氣小寒的日子,既然是「寒」,那就該冷,按照天道來行,人畜才不會得災厄,正所謂:「小寒大寒寒得透,來年春天天暖和。」
  不過也因為根據歷年來的傳統氣象資料顯示,雖名為「小」,但小寒前後,卻往往經常是全年最嚴寒的節氣,比所謂「大寒」氣溫還要低。難怪又有諺語提到:「小寒大寒,無風水都寒。」又說:「大寒小寒,冷成一團。」
  小寒之後,上火鍋店,或者在家吃火鍋的人增多了,而花東的洛神花也正值盛產期,這可是台東地區引以為傲的另一項農產品,開花時,甚至有台東紅寶石之稱,很多人喜歡的洛神花蜜餞,就是這紅寶石的花萼。

  不過說到這小寒大寒的差別嘛,對於我和我的工作夥伴而言,這一天就在於花房外與花房內而已。
  花房?
  是的,花房!
  關山不是以稻米聞名嗎?就算有其他的農產品,也是百香果、番茄,年前的蘿蔔,加上零星的香丁等等,說到底,還是以「能吃」為原則,怎麼會有純欣賞的花卉?有這樣勇於創新,不怕冒險的農民嗎?
  有。
  而且是個非常年輕、非常聰明、非常勇敢、非常努力的少年郎!

 踏進范植豪的花房,我想每個人都會跟我一樣,第一個反應一定是:「哇!」一聲的張大眼睛,甚至連驚呼的嘴巴都合不起來。
  如此美麗、美麗的海芋花田啊。
  我的思緒,一下子就回到了十幾年前初次踏上日本土地的情景。首度與母親到這個絕對排得上國人出國旅遊首選前三名的國家,我們挑選的不是最現代化的東京,也不是充滿古風的京都,而是有些熟悉這國家的朋友口中「根本不算日本」的北海道。
  北海道的冬季有冰雕可看,札幌雪祭聞名於世,其實四季分明,正所謂什麼時候去,都有美景可賞,美食可吃。
一到北海道,我們就被馬鈴薯、牛奶、玉米、哈密瓜給擄獲了,那來自冰封後的美味,真的如導遊所說,回到台灣,有一陣子,覺得鮮奶怎麼都那麼~~~稀啊!
  而夏季的北海道,重頭戲當然是富良野的薰衣草花田,當大夥兒一看到那如畫布般的奼紫嫣紅,前夜被告知超早的起床時間發出的哀號,早已經拋到九霄雲外,只忙著、搶著拍照了。
  進入范植豪的花房,有著回到那時的感動,不,應該說更勝那時的感動,因為,這裡不是異國的北海道,而是我們的關山。
  
  白色海芋應該是最為人所知的,適合送給同學或朋友,象徵「青春活力」;黃色海芋送給摯友,代表「情誼高貴」;橘紅色海芋象徵愛情,就送給心儀的人吧,因為它的花語是「我喜歡你」;總體而言,海芋的花語都非常美,是純潔、幸福、清秀和純淨的愛,一如海芋本身代表了真誠、簡單和純潔,同時內蘊清秀。
  植豪的第一批成果,約有六種顏色,以前一提到海芋,相信大家心中浮現的,都是陽明山上的一片雪白,還有自水中升起的清幽姿態,不過栽種在這裡的,有別於水生的白色海芋,全是陸生種的海芋,或黃、或紅、或橘、或粉、或紫、或渦漩漸層彩,鋪陳出五分多大的花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