綠袖幽香著雪妝(下)

joseie8a6 post on 三月 23rd, 2014
Posted in 關山的第一次

  「為什麼選擇種花?」我問三十歲不到,已經決定以農為志的范植豪。
  「是啊,剛開始一直被笑呢。」雖然已經可以微笑以對,但眼中卻有著回憶這段路一開始便走得孤獨的複雜神情。
  所幸他有母親的支持,包括2011年即在全島取經,2012年在農委會開設的農民學院進修,2013年參加青年農民計畫,貸款將五分地從稻田改造成暖房,做組織培養,十月終於正式栽種,如今開出美麗的花海,這一路,始終有慈母全力的相伴與支持。
  
  「我想要做農,」他眼神堅定。「但是在從玉里、富里、池上到關山,優秀的米農太多了,我再怎麼努力也無法超越,甚至相比,水果回收太慢,我沒有資金,蔬菜早晚會碰上食安問題,深思熟慮之後,我決定:好,那就來種花吧!」
  就如坐擁花海看似浪漫,但我認識的花店主人一聽這種「不食人間煙火」的「幻想」,十個有十個會伸出雙手來給你看說:「天天被刺,還要泡水、分枝、剪切,這一雙手,浪漫在哪裡?」
  花海當然美,可是要在花東地區當第一位專業花農,可不能只倚靠飄在空中的夢想和決定。
  就連海芋,也是植豪精挑細選後,才決定的作物。「我也曾考慮過香水百合,因為要種太容易了,只要從國外買球根就好。種出來了,剛好你有別人沒有時,利潤就是乘以三,如果別人也是大豐收,那就得賠錢,但是那是在做期貨,不是做農。」
  
  海芋是一種多年生的草本植物,也是屬於球根植物的一種,地下莖長得和我們吃的芋頭很相似。雖說相似,又長得很美,卻是一種有毒植物,曾經有報導有小朋友因為好奇,咬了一口中心的黃色花序,結果昏迷了十二個小時,這又讓我想到金庸小說中,以有吃花習慣突顯其美的香香公主,唉呀,小說是小說,我們平凡人,還是吃菜吃果就好,可不要沒事亂吃花啊。
  植豪不但選擇了樸素的海芋做為他的創業作,以一年兩期為目標,對於未來,也有長遠及完整的規劃。
  「海芋花期長,而且耐配送,適合我們台東這種需要長途配送的生產地。」
  眼前的第一批成果已經讓我們驚艷,但植豪付出的心血卻遠遠不止於此。他說以荷蘭為例,這個花卉王國,以前如許多歐洲國家一樣,花費大筆的金錢蓋暖房栽種花朵,現在世界已經像是一個地球村,知道哪個國家、哪個地區最適合哪種花朵後,他們現在只專精在研發品種上,就像植豪現在也努力於組織培養,只要一朵花、一片葉子,甚至只是花莖薄薄的皮,都能栽培出千萬朵同樣完美的花朵來。
  啊,這個我聽得懂,不就像是植物界的「複製人」嗎?植豪開心的笑了,說對啊,就是同樣的原理與意思。

  品種研發出來了,就可以帶到適合的地方去培植,再運回歐洲或世界各地去販賣。日本的洋桔梗在台灣栽種,回銷日本,採用的就是這個模式,光是賺花種和關稅,利潤就比自己種的還要高。
  啊,這個我也聽得懂,就是在做代工。植豪笑得更開心了,看來我還不是完全的「孺子不可教也」。
  訪問專業之人,哪能不做功課是吧?好比說我也知道,海芋那平常被當成花在欣賞的漏斗型部分,其實是葉子的變形,在專業裡的稱呼為「佛焰苞」。真正的花,反倒是長在佛焰苞中間的那枝黃色棒子,也就是千萬不要拿來當小玉米棒啃的肉穗花序。
  
  小寒日,冷到有點發抖,卻是能讓這一期海芋開得最美,莖能夠長得最長,在花市可以賣得最好,冷,但不下雨的天氣,一如僅著七分褲,卻始終抬頭挺胸,精神抖擻,堪稱胸有成竹的范植豪。
  這位農業青年,選擇了與傳統稻米完全不同的作物,勇於將懷抱的夢想,務實成真,且這一片由「綠袖幽香著雪妝」的白色海芋,擴展至繁花似錦的多彩海芋,還不是結果,而是才剛起步而已,未來當植豪更往上游奮進時,則新一波的花海勝景,精緻農業,指日可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