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男好女在關山

joseie8a6 post on 三月 23rd, 2014
Posted in 遊走關山

  很小的時候,總希望自己快快長大,卻不曉得該用什麼來界定「長大」,只覺得,尤其是在被大人責備,卻只能腹誹時:「不能頂嘴?不回答的話,您怎麼知道您冤枉了我?不表達自己的意見的話,您怎麼知道我的想法是什麼?」
  啊,那時候,真希望自己快快長大。
  可是,到底幾歲算是長大了呢?一直到高中時,有位老師這麼說:「有一天,當妳發現昔日的同學,或者兒時的玩伴,都已經在各行各業工作時,妳就長大了。」

  確實,尤其到了「年驚中秋,人驚四九」的半百之年,感受更加深刻,時光易逝,別說是小時候覺得漫長的一年,就連三十、四十、五十,也不過是一轉眼,對於生命,能不奮發?
  曾經有兩個小女孩,同讀中學一個班,後來一個考高中,念文學,一個選擇了五專,讀藥學,沒有想到多年以後,筆耕的這位,會應家有三百多位契作農戶的米廠女主人之邀,記錄關山德高地區的春夏秋冬,風土人情與農家特寫。

  福建安溪採錄有以「茶歌調」這麼傳唱:「春天路上雨如絲,夏天炎日汗濕衣,秋來清風消暑氣,冬到霜雪步難移。」
  這一年來,我與我的夥伴短則每週,長則三週,不管雨如不如絲,必定前往關山地區拍照採訪,所謂「正月立春雨水節,二月驚蟄及春分,三月清明並穀雨。」介紹了部落格的緣起,梓園碾米工廠的歷史,農家人的規模,稻米的種類與皇帝米延伸出來的各式產品。
  「四月立夏小滿方,五月芒種並夏至,六月小暑大暑當。」酷夏時分,奔馳於台九大道,尤其是自鹿野到關山那一段號稱全省直線道中最長的,感覺就像能一路開到藍天裡,也一路認識了稻米的成長史。結結實實的體會到「人勤地生寶,人懶地長草」和「一粒米,百粒汗」。
  
  到得「七月立秋還處暑,八月白露秋分忙,九月寒露並霜降。」我們開始了最有趣的紀錄:人物。
  讓人懷念的米王吳昌誠,種了一輩子稻子的賴新鎮,對農業有著宏觀想法的陳勤忠,愛妻愛子的李錦鴻,根本就是型男農夫的吳昱軒、吳東益兄弟,他們的母親,少年阿嬤阮碧珠,力挺自家堂弟米廠,熱愛種稻的范綱皇,讓我們每次前進關山,都滿心期待,離開關山,都滿心歡喜。  
  而在氣溫特別低的「十月立冬小雪漲,子月大雪並冬至,臘月小寒大寒昌。」拜訪了人稱德高歌星,田媽媽之一的邱寶珠,踏實生活的劉榮華,培育秧苗的林房順,展現客家美食好手藝的賴桂妹,擁有關山地區秘密海芋花園的范植豪,以及加入梓園企業的生力軍范植巽。

  「有志氣查晡會掌志,有志氣查某會伶俐。」說的是有志氣的男人會立志,有志氣的女人必然賢慧。接受我們訪談的關山男人,個個不混日子、不遊手好閒,都願意發揮自己的才智,踏實努力的照顧家庭過日子;關山女人在家事、社交、教育子女和侍奉公婆與丈夫相處上,皆具巧思和勤勞儉約的美德,讓我們感受到最美的人情。
  在台灣,跟米有關的地名,大都和農作有關,例如跟耕地面積相關的六甲、七張、三張犁;跟灌溉設施有關的圳頭、大埤、景美;和開墾、防禦、地界相關的頭份、五股、壯圍、木柵;還有田中、田尾、大稻埕,都是跟稻田耕作有關的地名。
  我們衷心期盼,這一年的紀實,只是一個起源,有一天,隨著稻作的豐實,隨著米廠的勤作,隨著農人的耕耘,有著許許多多好男好女的關山,會成為台灣好米的代名詞。
  深吸一口氣--
  您聞到了嗎?進入梓園,便能聞到濃濃的,讓你「呷飯皇帝大」的至尊米香!